品味一盏春

 二维码 279
作者:邱玥凡  龙山中学812班  系2019少年作家春季班学员

最近迷上了李清照,也许是她所作的大多都为情诗且婉转深恬的缘故。尤是那首春日的《无题·飒飒东风细雨来》:“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”刹那间,下意识地咀嚼“春”这个字眼,恍惚间才发觉,春来了。

她是在我不知不觉中轻轻浸入我生活中的吗?这么无声无息,绯着一张脸,欢呼雀跃又带着些许拘谨;笑着一张脸,仿佛能沁出阳光。她的到来虽然悄无声息,但人们总能发现她,争相咏唱她。看着景物便能看出这位伊人的魅力。

随处走走吧,可以捧一束樱花,采一朵山茶,赏一丛芍药,也可闻一树丁香。她的到来总是让花“朵朵簇簇迎眼开”。门前小路两侧种着樱花,是那种淡淡的粉,不精雕细琢,也不会像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那般。是我所喜欢的,清淡的颜色。偶然一阵春风拂面而过,也能将娇嫩的花瓣儿打碎几分。如果比拟人,那定是黛玉了,那般“病似西子弱三分”的神韵似乎正在樱花中体现。轻拾起一片两片近乎是水晶玻璃般的残瓣儿,捧在手心似乎会化。残花固然有些感伤,但若因几瓣不足大小的东西而忽略了满城繁景,就有些因小失大了。

好在我本身并不是什么多愁之人,惋惜几句便放下离去。但却又不可否认爱的是那份柔情。如若子美问我:“可爱深红爱浅红?”我必会回答:“浅红。”因为什么自己也不甚清楚。幸在春倒是个慷慨之人,世间总有几物是合我口味的。

譬如清茶。“闲倚栏杆吃苦茶”这种高情闲趣学不来,但我也很爱喝清茶。也是受了母亲的熏陶,从小便喜欢装模作样地拿组茶具来泡茶。曾因苦而有些抗拒,不过喝得久了便有“一撮一杯皆甘苦”的感受了。习惯养成后便经常喝茶,偶尔喝入喉中那一盏清茶似与以往不同些,杯中“清香嫩蕊黄芽”,母亲笑着与我说:“品茶的水平果然有长进,不错,这杯是今年采得的第一批嫩芽。”在一个寒冬后最先发芽,最有春的韵味。茶烟袅袅,便是春光。

喜欢春的万物繁华之景象,喜欢于静谧时品一盏春,喜欢披着一身春意走进岁月的美好。

语文老师:刘丹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