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让我思念的人

 二维码 44
作者:蒋梦茹  龙山中学701班  指导老师:陈春凤

那总是仰卧在蛋清色晨光下,微微眯着眼睛,轻轻摇着那把棕色蒲扇的老人,便是我的爷爷。

他的脸颊,那深凹的颧骨,深陷的眼窝,凹凸不平刻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,仿佛是被踏尽了岁月沧桑的青石板路,坦然而又坚定地延伸向人生的尽头,默默无语却又无怨无悔。悠然自得的豁达淡化了时光的痕迹,也舒展了心灵。爷爷爱笑,他的嘴角总是略微上扬,稍带笑意,仿佛是绽开了一朵平和的清莲,静静吐露着满满的慈爱与温暖

一次与家一起散步。我紧紧地牵着爷爷的手,随着他悠然稳重的脚步,一步,一步,踏在通往小山深处幽深古朴的石径上。山里的鸟鸣清脆而又婉转,仿佛是一股甘淳清凉的山泉,汩汩流进心底,随后又倒流至心间,霎时雕刻成花,荡漾出无尽的甘美与欣然。正神迷游离间,爷爷却慢慢地俯下身,细细地在幽密的草丛中摸索,许久又站起身来,手上多了几粒可爱的树莓。爷爷轻轻地捏起一粒,那深邃的眼眸中微微透着些澈亮的光泽,像兴奋,像期待。他缓缓放入口中,细细咀嚼着,他的目光,久久地凝视着那即将与山坡吻别的点点碎阳,若所思……

渐渐,那目光变得清亮而透明,那种真诚和盈于内心的陶醉,仿佛是追寻到了那逝去已久,事往日迁的童年。那抹残阳斜斜地照射在爷爷深陷的颧骨上。那银白却又稀疏的眉毛里,蓄满的,是一个停留在垂暮之际的老人对曾经的美好,对灿烂童年的留恋与渴望。爷爷拾起地上的一片枯叶,细细地端详,那深邃平和目光纵然已经看透了这人世间的花开花落……灿烂而又豁达的夕阳小心地把这片落叶包裹起来。它同祖父一起珍藏着,那曾经灿烂的生命,那生死弥离间的豁达与无悔。

延伸的叶脉,是一片叶子的生命脉络。但纵使它怎样清晰,怎样悠长,终将会有尽头,会有归属。就如同落日残霞,一寸寸走向生客的尽头,直至最后的弥留之际。随后便如同白驹过隙,青烟散尽,一去永不返了。

记得爷爷的父亲,是在一个寒风彻骨的腊月里走的。弥留之际,他仍不断地低喃着爷爷的小名。可等到爷爷赶到村子里时,一切都太晚了,爷爷的父亲早已带着遗憾告别了这个世界。当爷爷看到自己父亲的灵柩将被装入送葬车时,从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出一丝悲哀与叹惋。他的手无力地垂在腰间,指甲仿佛被清冷的晨光镀了一层黯然的灰,他轻轻的走到灵柩前,步伐顿失了以往的悠然而又多了几分拖踏与迟缓,他细细端详着父亲的遗像,眼里充满了淡淡的忧愁与感喟,眉宇仿佛在寒风中瑟瑟颤栗着,宛如一张老旧的报纸。但他并没有落泪,爷爷却又仿佛在那一瞬间苍老了许多,那原本高大坚毅的背影,在这白萨萨朦胧晨光的映照下,仿佛也佝偻了不少。但爷爷仍只是平静坚强地站在那里,目送着一个装载着他挚爱的人的灵柩车渐渐远去……

爷爷平静地料理了父亲的后事,其间从未说过一句话。直至到了家中,爷爷才憔悴而忧伤地对我说:“爷爷今后再也没有爸爸了。”那话一字一顿,坚定但悲哀。他眼里满满地噙着泪,却始终没有落下。他独自伫立在阳台上悲切地望着窗外。只见,山那头的夕阳泼泼洒洒,热烈而深沉。直至此刻,他的泪才忍不住大把大把地落下。那满面的泪水,顺颊流下,仿佛在舔舐着一个老人脆弱而坚强的心。

仅管时光终已拥着他埋没在繁华的人世间,爷爷才刚陪着我走到初中的大门。但我对爷爷的爱戴与思念,却如同那悱恻的秋雨,缠绵不断……


文章分类: 会员原创作文
分享到: